十六、突发之想(三)

  玄天后最新章节
  ;;;;金秀目瞪口呆,长贵说纳兰信芳要送自己回去,她仔细一看,果然瞧见了纳兰信芳的手上拿着一根马鞭,再看着远处,原本送自己过来的马车已经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纳兰家油布青盖大马车,拉车的还是一头颇为高大的骏马,富祥正在台阶下头等着。
  ;;;;金秀又瞧了一眼那心不甘情不愿的纳兰信芳,干笑道,“长贵大叔,这就不必了吧?纳兰大爷事儿多,还要读书认真呢,如何能做这护送的事儿?横竖回去也不算远,何必如此,阿玛和我一起回去就是了,府上再派人来拿车子也成。”
  ;;;;纳兰信芳只觉得金秀说的那句“读书认真”的话儿,有些刺耳,但是这会子刚被自己老子收拾了一顿,这会子不敢再跳出来,只是冷哼一声,转过头去。
  ;;;;金秀朝着那嬷嬷微微一福,接过了她手里头索绰罗氏给的盒子,长贵抢先接过了盒子,又快步走到了马车边,捧着盒子笑眯眯的看着金秀,金秀走到马车前,长贵这才低声对着金秀说道,“老爷让奴才告诉金姑娘一句话,若是为了富老爷的事儿,那么金姑娘要做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照顾好我们家的大爷。”
  ;;;;“照顾?”金秀皱眉,这开什么玩笑,自己又不是保姆嬷嬷,怎么照顾一个已经很大的纳兰信芳?这话肯定是有别的意思,“这是何意啊?我实在是不解。”
  ;;;;“金姑娘才学出众,适才在书房寥寥数语就已经折服了我们家大爷,若是能把心中所学教导大爷一二,他就够受用不尽了,这才是照顾的意思,”长贵微微欠身恭顺的说道,“大爷的性子最野,虽然老爷素来也会弹压,但是这弹压是弹不住一辈子的,他自诩对着这些四海上的事儿很懂,外头许多人都不服气,今日却是对着金姑娘服气了。”
  ;;;;“可见金姑娘的确有独到之处,老爷说了,他希望照顾我们家大爷,这是金姑娘报答他的第一件事儿。”
  ;;;;金秀微微叹气,果然,这求人是没有那么爽利的事情,果然,自己还没回家去,纳兰永宁就要给自己派差事儿了,她没有别的选择,求于人,就是要听别人的吩咐听别人的安排,“宁老爷既然这么吩咐,那么我也只有遵循的,只是若到时候纳兰大爷学了的东西不合宁老爷的意,一定是不能怪我的。”
  ;;;;纳兰永宁的态度很是奇怪,他既然如此鄙夷自己儿子纳兰信芳学这些无稽之术,但为何又要金秀教导他这些?日后岂不是更要学的让纳兰永宁不喜欢了?所以这丑话,还是要说在前头。
  ;;;;“无妨的,这一节请金姑娘不要担心,”长贵笑道,“老爷心里头有数的。”
  ;;;;长贵亲自扶着金秀上了马车,又过来请纳兰信芳,“大爷,”他见到纳兰信芳还是不情不愿的,于是谨慎的警告纳兰信芳,“老爷刚才可是说清楚了,要大爷好生把元家姑娘的这些学识都学起来,这不是玩笑话,老爷虽然不愿意你学这些,可你若是一定要学,那么总比在家里头游手好闲来的强一些,不是吗?”
  ;;;;纳兰信芳这才确信自己阿玛是的确这个意思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  ;;;;“自然,老爷的意思,让你把元家姑娘的学识都学来的才好,”长贵笑道,“她再厉害也只是姑娘,日后总不能当差做官吧?金姑娘说的极是,你若是学到了这些,日后理藩院的差事儿,起码可以当了。”
  ;;;;纳兰信芳这才大喜,只是随即有些惭愧,“我却是要向着一介女流低头。”
  ;;;;长贵笑而不语,他也觉得如此娇生惯养的纳兰信芳也要受一受挫折才好,“却是不丢人,老爷都很是钦佩这位金姑娘呢,没瞧见今个老爷都待之上宾吗?”
  ;;;;于是纳兰信芳在长贵口中得了父亲的承诺,心里头也高兴起来,膝盖原本颇为疼痛,这会子也不疼了,大马金刀的走到马车前,富祥陪着笑,“大爷坐里头去,我在外头坐着是了。”
  ;;;;纳兰信芳也是这样想的,他可不觉得自己应该坐在外头,掀开门帘预备着进车,金秀咳嗽一声,“纳兰大爷,贵府老爷可是说你自愿要送我们回去的,送自然要有送的样子,也要有送的觉悟,那大爷你说,你应该坐在什么位置啊?”
  ;;;;许是知道金秀肚子里头有他想要的东西,纳兰信芳虽然很不服气,却也不敢说是对着金秀呲牙,于是干笑一声,“是,金姑娘你说的对,”他请富祥进马车,自己一屁股坐在了车把式的边上,“得嘞,我这就送您两位回家!”
  ;;;;富祥有些颤抖的进了车厢里,和金秀对面坐下,又担忧的对着金秀说道,“这样不好吧?”
  ;;;;“也没什么不好的,”金秀笑道,“这是宁老爷的意思,也是纳兰大爷自己要送的,我自然要听他们的吩咐。”
  ;;;;金秀先把那个盒子打开,里头有两根鎏金镶绿松石的银簪子,荷包两个,四个金银锞子,并两朵内造的宫花,那宫花一红一白都是用上好的绢布做成,又用绿绒布做枝叶,栩栩如生,十分精巧。
  ;;;;她再仔细的看了看盒子里头再也没有别的东西,这才放心了下来,那几个金银锞子虽然挺贵重,但也是这个时代大户人家赏人的常见礼物,只要不是什么银票的就行。
  ;;;;她把盒子放在一边,马车开始徐徐驶动,她隔着车帘看着纳兰信芳,纳兰永宁要自己“照顾”他的儿子,无非也就是在学业上帮衬帮衬,其余的金秀也不知道他能学到自己什么东西,也最好降服了他,不至于说在元家大吵特闹,影响了自己的生活。
  ;;;;至于他喜欢的那些海外之事,自己所知道的,就算是都教导给他,也是无妨的。纳兰信芳喜欢这个,还是要在这里面找一些文章,“纳兰大爷,承蒙你送我们回去,作为报答,我就告诉你之前的那个问题。”
  ;;;;“就是俄罗斯国土,北至何处,西到何处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