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:我是你的噩梦

  假装是个boss最新章节
  ;;;;三天的时间里,唐闲一直拉着达克在聊天,不断地暗示和明示它是一只鸭子。
  ;;;;唐闲也越发确定,混沌已经不是一般的表演型人格障碍,严重程度甚至超越了精分。
  ;;;;混沌自我认知的方式在思维模式上倒是和唐闲很相似。
  ;;;;是在于形体,当身体是一只剑羽鸭的时候,它就认为自己是一只剑羽鸭,当身体变成了混沌的时候,它大概率就会认为自己是混沌。
  ;;;;这就像唐闲对人类的定义。
  ;;;;不管有多少人性,有多少智慧,只要具备人类的外表,唐闲就会把对方当做人类看待。
  ;;;;并非是不想去考虑内核,而是内在的东西去定义一个事物,标准实在是太多了。
  ;;;;但外在就很统一。
  ;;;;一只剑羽鸭自然有剑羽鸭的忧愁。唐闲和达克在这几天里时常也有一些不怎么有营养的对话。
  ;;;;一是建立信任关系,二是让达克更加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一只剑羽鸭。
  ;;;;目前看来,至少在混沌还是剑羽鸭的时候,它真的意识不到自己只是在扮演剑羽鸭。
  ;;;;唐闲是一个智者,尽管对自身的一些感情琐事不怎么精通,但大数据研究下或者说在云这件事上,他指点江山起来,倒也颇为精准。
  ;;;;不过解答一只鸭子的感情问题,这种事情很新奇。
  ;;;;等到哪天,万兽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时候,自己甚至可以开一个心里咨询讲坛。
  ;;;;【这种没有阳刚之气的小鲜鸭,为什么二鸭会喜欢它鸭?】
  ;;;;“你一定是误解了什么,如果练习时长两年半的练习生脱去上衣后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,即便长得再怎么女性化,黑他的人也不会太多。”
  ;;;;达克哪里听得懂这些梗。
  ;;;;唐闲便又解释道:
  ;;;;“那只甄子达一个能打十个,人家只是看起来长得娘。”
  ;;;;达克接受了这个说法,但唐闲却拿起了无尽。
  ;;;;“当然啦,就算人家打不过你,你也得不到二鸭的心,你只是一个过气老鸭,一个带领族人们寻找合适住地的工具鸭。”
  ;;;;达克顿时自怜自艾起来。
  ;;;;【可二鸭背地里还是接受我给的好处鸭!】
  ;;;;“那是因为人家把你当成一只舔鸭。相信我,根据历史经验,你舔到最后只会一无所有。”
  ;;;;【怎么办鸭!】
  ;;;;“广撒网,当你只有一只小母鸭可以舔的时候,你就是一只备胎,但当所有的小母鸭都被你舔的时候,它们就都是你的备胎,这就是量变引发质变。”
  ;;;;达克倒是没有接受这个说法,唐闲也只是随口一说,毕竟这只混沌扮演的是一个痴情鸭子。
  ;;;;逐渐自闭的达克不说话了。感觉到自己好像遭到了时代的遗弃。
  ;;;;唐闲没想到,这只剑羽鸭居然还是个忧桑的老鸭。
  ;;;;达克不说话,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深沉的仿佛一个比特人。
  ;;;;想当年,它除了是处一无是处,但周围不是一无是处。而如今它一无是处,周围却也也一无是处,鸭生真是充满了忧桑。
  ;;;;唐闲也不打扰这只假装是个鸭子的混沌的自我颓丧。
  ;;;;更不想告诉它,它其实体内有着惊人的力量。在冥谷这片区域大杀四方让周围猛兽忌惮的真正原因便在于它自己。
  ;;;;如果再来个,只要愿意献祭四分之一灵魂给恶魔,就能换取无限力量的设定,大概也能给白曼声提供一本聚焦剑羽鸭,名为《鸭族》的青春热血故事?
  ;;;;唐闲偶尔还是会开导一下剑羽鸭,告诉它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的道理。
  ;;;;但鸭设已经建立起来,这种痴情种子的设定,让唐闲觉得很脑残。
  ;;;;这大概就是,这个鸭王明明超强却过分卑微?所以谎言的最高境界,便是骗到自己。
  ;;;;……
  ;;;;……
  ;;;;第三天的时候,达克感觉到很不舒服,它的羽毛开始发灰。
  ;;;;身形也变得极为奇怪。就像是有无数的锥子在体内不断的开凿一样,让达克的整个轮廓变得不规则起来。
  ;;;;按照鸭族的审美吧标准来说,达克就是一个怪物。
  ;;;;好在唐闲在提前一天的时候,就已经将达克带去了别的地方。
  ;;;;鸭族还一片稳定,让唐闲感慨不已,这个鸭村的村长,还真是毫无存在感啊。
  ;;;;或者说太平日子一旦过稳,鸭子们就忘了领导者们的艰辛了?
  ;;;;看来遵循历史客观规律的,也不只是人类。
  ;;;;唐闲没有带上全部人,只是叫上了白曼声和唐很肉。
  ;;;;元雾很想帮忙,发挥些价值,但唐闲拒绝了。
  ;;;;白曼声的寒冰吐息,生出了几面巨大的冰墙,将整个战场包围住。
  ;;;;而混沌就在这片领域的中央。
  ;;;;唐闲很冷静,说道:
  ;;;;“这一切都是你的梦境,很快你就会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怪物,那是你对力量的渴望,但不要恐慌也不要有所期待,这一切只是梦境而已。”
  ;;;;达克,或者说混沌的体型已经扭曲到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地步。
  ;;;;唐闲的内心其实也很紧张,这是驯服一头真正的凶兽,可不像唐飞机那般,有伊甸之主和海神的使者身份加成。
  ;;;;【卑鄙的……人类,你在骗我!】
  ;;;;白曼声有些慌,看起来就像是混沌自我的意识在苏醒。
  ;;;;唐闲却很冷静的说道:
  ;;;;“我怎么会骗你呢?我的出现也只是在纠正你的梦境,将你引导向正确的地方。”
  ;;;;三天的时间里,唐闲已经从达克那里了解到了很多,本体的回复大概在一个小时。
  ;;;;按照正常的流程,混沌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会彻底醒悟过来,自己只是在扮演弱小的剑羽鸭。
  ;;;;然后一时兴起,将这些剑羽鸭全部杀死,随即又兴奋的寻找下一个舞台。
  ;;;;不过这一次,略微有所不同的是,它开始自我怀疑了。
  ;;;;这种怀疑很淡,可却就像是鞋子里的一粒沙一样,细小而无法忽视。
  ;;;;但主导的意识还是混沌,多年来的习性让它在现出本体的时候,就本能的回想起一切。
  ;;;;【自以为能够愚弄我的卑微爬虫,今日我会让你付出代价!】
  ;;;;“愚弄?你以为你现在是谁?”
  ;;;;【我是混沌,乃是这个世间最至高无上的存在。】
  ;;;;“你是一只鸭。相信我,如果你觉得你是那个什么不存在的混沌,那你之前为何会是一只鸭子呢?”
  ;;;;白曼声和唐很肉随时准备着战斗。
  ;;;;唐闲还是很淡定,仿佛真的只是一个出现在梦境里的幽灵一样。
  ;;;;【我已经想起来了一切,你继续骗我又有什么意义?我能变成世间万物!】
  ;;;;“哦,这倒是一本不错的网文小说名字。那你能变成我吗?”
  ;;;;唐闲其实也是在赌,就像藏凛,时零,这些规则系生物的规则对他无效一样。
  ;;;;他相信即便是混沌也无法变成拥有伊甸血脉的自己。
  ;;;;混沌愣了一下,说道:
  ;;;;【我现在没有办法变化,你是在拖时间?】
  ;;;;“也就是说,你认为一个小时之后,你能变成我?”
  ;;;;【我可不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,你现在就会被我杀死!】
  ;;;;混沌的本体终于完全显现。真实的形象十分丑陋。
  ;;;;因为这个怪物……没有面孔。
  ;;;;六足四翼无面目,这是帝江,而混沌的形态,还真就和庄子提及的帝江几无差异。
  ;;;;唐闲看着这只巨大的,面门上没有五官的怪物,禁不住在想,难不成古代,两个世界真有关联?
  ;;;;但眼下他也没办法细细思考。
  ;;;;饕餮的能力可不止一种,想来混沌也还藏着别的能力。
  ;;;;唐闲淡淡的看着这一切,说道:
  ;;;;“我说过,这一切只是梦,你是一只可爱的剑羽鸭,你的族群没有了你,是没办法存活在这片地区的。”
  ;;;;【胡扯!杀了你,我就再去杀了那些不懂尊敬族长的鸭子!】
  ;;;;“你看,这一切就是你的执念。你终究是在意这些鸭子的,因为你自己就是一只鸭子,你往冰墙上看看你的倒影,这幅样子是个生物该有的样子吗?脸都没有。”
  ;;;;混沌大怒,它此刻的逻辑还算清醒,还分辨得出唐闲这是在骂它丑。
  ;;;;但唐闲的表情很正能量:
  ;;;;“不过不碍事,这只是梦境,虽然梦里面你已经从帅气的剑羽鸭变成了一个丑陋的怪物。”
  ;;;;唐闲知道,自己必须得诉诸武力来加强一下自己的说服效力。
  ;;;;这种人格切换是需要时间的,混沌现在还不是百分百的清醒,可的确会越来越清醒。
  ;;;;如果言语不能乱心,那便用自己最习惯的物理疗法。
  ;;;;“不要慌,问题不大,虽然你今天做的梦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噩梦。但只要你认识到这是梦境,接受现实就不可怕了。”
  ;;;;话音落下后,唐闲终于开始发动进攻。
  ;;;;首先是吞日,尽管混沌似乎没有五官,但必然有其他的感知方式。
  ;;;;切断了视觉后,唐很肉直接冲进了黑暗中。
  ;;;;白曼声原本想要进攻,也因为唐很肉的行为而不得不停住。
  ;;;;“他也太莽了吧?”
  ;;;;“当你发现自己怎么也死不了的时候,你甚至会从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上来一次自由落体,体验这个世间最极限的蹦极。”
  ;;;;“那我现在是要打还是不要打?”白曼声有些犹豫。
  ;;;;唐闲没有任何犹豫,说道:
  ;;;;“你要是能够弄伤唐很肉,我让唐飞机以后跟你混。”
  ;;;;白曼声不说话了,极寒的冰锥疯狂贯穿黑雾里那个不可见的巨大怪物。
  ;;;;于此同时,传来了混沌轻蔑的笑声:
  ;;;;【蚍蜉撼树,这种程度进攻,也想伤到我?】
  ;;;;唐闲皱起眉头。
  ;;;;白曼声是治疗辅助型万兽,唐很肉也是顶尖的防御型万兽,总不能连混沌的特点,也是抗打吧?
  ;;;;上次战斗,他已经确信,坦克之间的战斗毫无趣味。
  ;;;;绿色的烟雾从唐闲的指尖冒出,从疫源身上获取的能力是一种能带来负面状态的毒素。
  ;;;;但这种毒的具体效果唐闲并不知道,这能力他甚少用。
  ;;;;只是极限手套处于一种半破损的状态,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进攻方式。
  ;;;;混沌的能力没有摸清楚之前,他也不敢冒然出手。
  ;;;;唐很肉的身躯很快从黑雾里弹射出来。就像是被球棒猛力击打的棒球一样,砸在了冰墙上,泛起了蛛网一般的裂痕。
  ;;;;白曼声围堵住的巨大战场,也跟着晃动起来。
  ;;;;唐闲皱眉,混沌看起来有着极为恐怖的防御能力和强大的攻击力。
  ;;;;也就是说在数值上,它是一只实实在在的浩劫级boss生物。
  ;;;;唐闲没有冲进去,绿色的毒烟混入了黑暗之中。
  ;;;;直到识海里传来了提示,唐闲才发现原来这也算是自己的进攻。
  ;;;;但这些毒似乎对混沌起不到太大的作用。
  ;;;;而感知到了毒雾的混沌,也开始回避这些毒雾。
  ;;;;它的身躯巨大,却又迅猛无比,很快它冲出了黑暗之中,撞向了唐闲,白曼声连忙召唤数道巨大的冰锥试图阻挡混沌,但混沌视若无睹,横冲直撞而来!
  ;;;;浩劫级生物的进攻即便是对现在的唐闲来说也是毁灭性的。
  ;;;;即便可以短时间彻底自愈,但如果承受的进攻直接超出了生命值上限,他也会被杀死。
  ;;;;蛇势发动,加上白曼声的阻碍,让唐闲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,即便如此,巨大的气流也将他吹的险些站不稳。
  ;;;;唐闲虽然看起来狼狈,却也一直没有停止分析,混沌有着极为强横的面板,但看起来不具备其他能力。
  ;;;;在唐很肉的说法里,混沌能够依靠变成其他生物,不断地转换自己的属性占比,力量速度防御力生存能力都在不断变化。
  ;;;;它可以变成雷枭,用最快的速度绕到对手的后背,同时再变成其他攻击能力强大生物来进攻。
  ;;;;这种变化几乎没有任何的间隔。
  ;;;;但现在不一样,这一小时里,混沌只能用本体作战。
  ;;;;唐闲可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。
  ;;;;“唐很肉!”
  ;;;;唐闲大叫了一声,唐很肉很快明白了唐闲的意思。
  ;;;;这三天的时间里,唐闲可不光是陪着一只鸭子聊聊它无趣而悲催的鸭生。
  ;;;;他和唐很肉之间,也有了一套强大的战术。这才是他一直有恃无恐的底牌!
  ;;;;白曼声也终于在这一刻,明白了唐闲为何对这个孩子如此伤心。
  ;;;;唐很肉的身体忽然变得柔韧,就像一团淤泥。
  ;;;;这一幕白曼声是见过的,那个时候唐很肉就是这样的覆盖在唐闲身上,险些闷死了唐闲。
  ;;;;她原以为是要对混沌使用同样的招式,还颇为担心。
  ;;;;但唐很肉却再一次的,依附在了唐闲的身上。
  ;;;;只是这一次,他没有试图将唐闲的眼耳口鼻全部封堵住继而闷死他,而是将唐闲的身躯覆盖。就像是一层甲胄,完完全全的武装在了唐闲身上。
  ;;;;白曼声断然没想到这个能力还能这样用?
  ;;;;肉盾的意义自然在于能够作为盾,单纯的能挨打是没用的,因为别人可以不打他。
  ;;;;本着这样的思路,唐闲忽然感谢起那些长耳古猿,它们还真是制造了一件了不得的究极宝甲。
  ;;;;唐闲的全身宛若镀上了一层黑色的铠甲,他就像是一个充钱买了皮肤的英雄。站在混沌面前,丝毫不觉得恐慌。
  ;;;;“我真的是你的噩梦,你怎么就不信呢?”
  ;;;;没有任何的闪躲,也不需要再刻意的挨打积攒抗性。第一次,唐闲如同莽夫一样的冲向了混沌,也没有不在意任何来自混沌的反击。
  ;;;;他就像是刻意不去防御一样,开始与混沌疯狂的对殴。
  ;;;;一次又一次,唐闲被重重的击飞,但混沌的进攻虽然可怕,经过了唐很肉的缓冲后,对唐闲已然没有了任何致命的威胁。
  ;;;;唐闲也真的很莽,一次又一次,径直的冲向混沌,浑然不在乎自己会被击飞。
  ;;;;就这么反复了几个回合后,混沌忽然有一种错觉或者不是错觉。
  ;;;;他感觉到,这个人类的拳头,好像越来越疼。
  ;;;;唐闲接下来的行为将人类的本质诠释的淋漓尽致,战斗变得异常的枯燥,就是一方面“莫挨老子”然后疯狂踢开某个黑色的人形怪物。
  ;;;;另一方面则一副“让我康康”兴奋如同受虐狂一样的疯狂冲向某个六足四翼兽。
  ;;;;就这么十数个回合后,白曼声发觉这场战斗像极了唐闲对战唐很肉。
  ;;;;被踹飞了一阵子后,渐渐的,挨揍的,变成了揍人的。
  ;;;;终于,唐闲骑到了混沌的背上,举起了沙包大的拳头,狠狠的砸了下去!
  ;;;;原本白曼声想要治疗一下唐很肉或者唐闲,但不论混沌在“唐铠甲”身上留下了怎么样的伤痕,几乎是同一时间,这些伤痕就自愈了。
  ;;;;而唐闲原本在混沌身上连伤痕都无法留下,现在却似乎攻击能力越来越强。
  ;;;;在这样无趣的战斗又持续了一阵子后,混沌终于发出了一声痛呼。
  ;;;;白曼声还记得对战饕餮时,唐飞机和她自己,算得上强强联手,但即便如此,也让三人当时极为狼狈才获得了胜利。
  ;;;;现在不知怎么的……真的像是一场梦境。
  ;;;;一场看起来有悬念,实际上索然无味的战斗。
  ;;;;圣光不需要照拂,战斗局势已然明朗。
  ;;;;不晓得是毒雾开始生效,还是唐闲的进攻每次都打在了混沌没有面孔的头上
  ;;;;混沌整个人身子变得摇摇晃晃。
  ;;;;随后,翅膀被唐闲给扯了下来。
  ;;;;唐闲的撕裂混沌翅膀时的那种感觉,就像是唐小九手撕羊排时的感觉一样,带着一股子张力感。
  ;;;;和先前无法在混沌身上留下伤口时的无力感截然不同。
  ;;;;这一次白曼声算是看明白了。
  ;;;;唐闲这是有着某种越战越勇的能力?
  ;;;;混沌倒在了地上。
  ;;;;唐闲依旧骑在混沌的脖子上,说道:“是不是很费解?我都说了,我是你的噩梦。”
  ;;;;他跳了下来,手按在了混沌大概是额头的位置上,一脸正气的说道:
  ;;;;“要相信自己,一定能走出梦境的,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也不要怕,微笑着面对他,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,坚持,才是胜利,加油!奥利给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